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技巧笑话  »  约砲专柜小姐
林志伟几经辛苦,终于搭上了在大百货公司做专柜小姐的林怡君。 怡君人如其名,样子十分甜美,貌似朱茵,志伟立下宏愿, 一定要好好的享受这可爱的小妞儿。 两个月后,他们约会了,很快成为情侣。 手拖手,但志伟并不甘于此。 这晚,他和怡君坐在公园,他搂住了她, 阵阵幽香他已慾念频频,他哄了过去索吻,怡君侧着头说 「别这样嘛 」「可爱的小姐, 可以给我一个吻吗 」「才不要哩 吻了一下 就有无数个的了。 」志伟看她没有生气的意思,胆子就比较大一点了, 伸出双手就把怡君抱住了。 怡君推拒两下,也就不动了,志伟就吻了过来。 怡君把脸转向一边,不让他吻,经不起志伟的数次索吻, 怡君就把嘴张开了。 志伟吮吸着她香甜的舌尖,热吻着滑美嘴唇, 吻过了无数次怡君就自动吻他了,这种无言的热吻, 再加上志伟的抚模怡君已变成一个软绵绵的人了, 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志伟再伸手,就摸到她的胸部里面去。 「不要嘛 会痛的,轻一点哦 」「我知道的, 我会小心的。 」一对丰满的乳房,已经被志伟摸住了。 怡君把眼睛闭上、口中喘着长气。 志伟的手指,轻捏着乳头,怡君全身麻麻的, 整个身体都倒在志伟的怀里。 「怡君,你觉得舒服吗 」怡君也没答话, 祗是轻轻哼了一声。 「拿出来让我吻好吗 」「这里怎么可以呀 羞死了 」「那么, 到我的住处去好不好呢 」「我不要跟你去会胡来 」「保证不胡来, 一切尊重你呀 」志伟一面说一面抚摸着她的乳尖, 尽量的挑逗她的性慾。 怡君被挑逗得浑身好难过,她脸飞红、嘴唇干, 祗好也抱住志伟。 一支手儿,有意无意的碰到了志伟的下面,志伟被碰得那根肉棍也有些硬了, 把裤子顶得好高怡君看得吞了吞口水,并隔着裤子捏了捏道 「这是甚么东西 翘得这么高 」「我掏出来给你看看 」「在这里怎么可以, 你是故意整我丢人 」志伟道 「为甚么会丢人 」「这是公共场所 又不是房间叫人看了多丢人 」志伟抱紧她道 「到我的住处去吧 」「去了就会被你弄死。 」怡君娇羞地说。 「不会嘛 你喜欢才要,不好的话你可以不要。 」志伟实行甜言蜜语。 「你就那么有信心。 」「我有信心,你不信,又有甚么办法 」怡君低头没有回答。 这时,志伟也不管怡君愿不愿意 拉着她的手就出了公园。 「你这是干甚么呀 把我拖得要倒下去了。 」怡君跌跌撞撞地跟着出了公园门,两人就站在路边, 叫了部计程车志伟拉着她就上车。 因为车上有司机,怡君无法讲话,祗好用手在他的大腿上, 捏了一下志伟痛得要命也祗好强忍着,乘机捉着她的手。 车子风驰电掣似的,马上就到了门口,付完车费, 志伟拉着怡君下车开门进屋。 「这是甚么地方呀 半夜三更把我拖到这俚, 你一定不存好心。 」志伟说道 「甚么话,是请你来的。 」怡君道 「我以为是被坏人绑架来的呢 」两人说笑着, 志伟便开了大门进入了自己住的房间里。 怡君向四周看看道 「这里就是你一个人住呀7」志伟道 「加上你, 不就是两个了。 」「我是问你,是否一个人住这里,另外的房子有没有人吗 」「这里很清静, 祗有我一个人。 」怡君道 「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不害怕呀 」「我祗怕没有小姐陪我, 可是今晚我找到了。 」怡君笑了笑,也没有说甚么,志伟就来抱她, 她用很巧妙的方式就避开了。 志伟道 「怎么这样嘛 这里又没有人。 」怡君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就是要找没人的地方。 」志伟道 「你知道就好了,何必要躲我呢 」怡君道 「你是主人, 应该尊重客人怎么拉拉扯扯的。 」志伟也不管许多了,冲上去一抱就抱住了她, 怡君也没有再拒绝同时也倒在志伟身上,志伟一面吻, 一面在她身上抚摸。 怡君口中说道 「不要这样,不要嘛 」可是她身体却紧紧的贴在志伟身上, 志伟慢慢的将她的上衣解开了又很巧妙的,把她的衣服脱了下来。 怡君道 「哎呀 怎么脱人家的衣服呢 这样不好嘛 」但她话还没说完, 乳罩也被解下来了。 怡君急急用手遮住了乳房,志伟趁机仔细的欣赏她的乳房。 雪白的嫩肉,丰满而富弹性,乳头像一个红樱桃似的, 红嫩欲滴真是美得不能再美了。 志伟道 「好漂亮的乳头,让我吃一口好吗 」怡君道 「厚脸皮, 不行呀我还没有给男人吃过呢 」志伟道 「那就给我吃一次好了。 」怡君道 「要轻轻舐一下就好了,不能吸呀 」志伟用手捧着乳头, 伸出舌尖来一口一口的轻舐着。 怡君被舐弄着,全身都在发抖了,志伟吸舐了一会儿, 就伸手解下她的牛仔裤。 怡君道 「哎呀 不行啊 你怎么一点儿也不客气呀 」她边说边按着裤子, 可是已经被他脱下来了。 好妙呀 原来怡君里面没穿三角裤,裤一脱, 现出了全部真实情况。 细窄的腰、圆阔的臀部、一双匀称的大腿、细白滑润的阴户。 志伟看到了、也摸到了,心里高兴得要发狂了, 赶紧把自己的衣裤也脱个精光两人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 志伟吻着怡君,怡君半闭着眼睛,也伸手在志伟下面摸索着, 志伟赶快就把那根硬硬的肉棒送到怡君的手里。 怡君伸手轻摸,手一摸到,心里一惊,她睁开眼睛道 「你站起来, 让我看看。 」志伟站了起来,他送上了那恨肉棍,挺直在怡君的面前。 怡君一看,就翻着大眼睛道 「我的天!怎么这么大的东西, 我从来没见到过。 」志伟笑道 「弄到你那小肉洞里,你一定会舒服得上天。 」怡君道 「你骗人,会弄死人的,我那里受得了这么大的东西。 」「这又不是假的,你摸摸,货真 实, 包你满意。 」怡君道 「不要脸,你自己夸大,我也不喜欢。 」志伟道 「不喜欢就算了,我来穿上裤子好了。 」「等一下嘛 那么小气,让我摸摸再说。 」怡君说着,就用双手握住大肉棒,轻轻揉了起来, 志伟被揉得神思飘飘的那根肉棒又翘得高高的。 怡君手握着大肉棒,身子就住床上一倒,志伟就跟着坐在床沿, 也摸弄起来。 怡君就用手握紧了他,用力地套动了起来,把志伟的大肉棒, 套弄得跟铁一样坚硬还在一跳跳的。 怡君把大腿叉开来了,两人在床上,互相的揉摸, 女的紧紧的套动着大肉棒男的在女人大腿间轻轻抚摸, 来回不停地扣着她的阴蒂。 怡君被弄得忍不住了,就问道 「志伟哥, 你玩过几个女人了 可以告诉我吗 」志伟道 「没几个 都找不到。 」怡君道 「现在我不是被你找到了吗 」「我现在被你摸得真快要忍不住了。 」「我也一样呀 」志伟道 「我们两个来弄一次看看 好不好呢 」怡君道 「你会好粗鲁吗 你那么大, 会痛死人的。 」志伟道 「我的经验不多,但你可以教我呀 」怡君道 「我是有玩过几次, 可是那东西很小蛮好的,你的这么长,好怕人。 」「先弄一半进去,如果不痛,就都弄进去吧。 」怡君道 「现在逗得人难过死了,不插进去也难过, 插进去又怕太大。 」「弄一些试试嘛 尝到好处了,再弄多些。 」怡君实在忍不住了,就把身体睡平了些, 两腿叉得开开的说道 「你上来吧,要轻轻顶进去, 如果我叫痛你就停住哦 」志伟翻身骑到她身上, 怡君就用手帮助他对准了入口。 「顶进去吧 要轻一点。 」志伟挺起了,很小心的撞进去。 怡君道 「哎呀 好痛,好涨,你已经顶进去了 」志伟也感到一紧, 紧紧的被套住了志伟顶动了机下,那根东西被他顶进了一半。 怡君把嘴张得好大,并且叫道 「哎呀 弄进来了, 好长啊 涨死我了 」志伟道 「才插进去一半哩 还有一截凉在外面。 」怡君娇喘着说道 「慢慢来嘛 不要急, 我会尽量给你的要一点点的进去。 」志伟道 「再顶一些进去好吗 」怡君道 「等一下嘛, 会弄破的先停一停吧 」志伟见她痛,不敢一次顶进去, 就一面吻一面捏捏乳头,怡君这时阴道里火辣辣的, 皮肉绷得紧紧的又涨得要命,阴户像要裂开来一样, 自己的屁股也不敢动,恐怕一动,小穴就要涨破了 这样泡了有十多分钟, 志伟有点忍不住了他就提起了那东西,一节一节的向穴里推进去。 怡君一面呻叫,一面又觉得涨得很舒服, 所以也就不太拒绝他的硬顶了志伟顶了许久, 觉得已经差不多整条插进去再也装不下甚么东西了。 怡君就说道 「死鬼,弄死人了,我被你涨得满满的, 都快出不了气了。 」志伟道 「都顶进去了,要动吗7」怡君道 「等一下嘛, 现在就动会死人的。 」志伟就轻轻地摇摆着屁股。 怡君道 「你摇甚么嘛 摇得里面好痒。 」志伟道 「就是要你痒,才好呀 」怡君道 「坏死啦, 摇得怪痒的你顶几下试试看吧 」志伟就擡起屁股, 把粗硬的大阳具一上一下地住怡君的阴道里抽送着 弄得怡君又是喘、又是叫的。 一会儿,志伟就挺起身,连连抽插起来, 并且一下比一下狠地干怡君也不再叫痛了,反而说 「唉呀呀, 好痒哦 顶重一点吧 」志伟就用力顶重了 一下一下的两人交合之处「拍拍」直响,怡君感到酥酥的, 又涨又紧又麻,又软的,好像有针在刺一样。 怡君道 「哎呀 你这是怎么弄嘛 有些痛了, 可能你的太硬了 死鬼 我下面一定被擦破了皮 」志伟道 「真很痛吗 那么我先拔掉看看吧 」怡君道 「不要 人家正好的时候拔掉我会恨死你。 」志伟又开始动了,连续的、重力的、迅速的抽起来, 然后又狠狠顶进去弄得怡君骚水直流。 忽然,怡君浑身抖颤了起来,她叫道 「哎呀 我这回一定弄破了 我怎么这么快就要泄身了 」志伟也觉得她阴道里一热, 自己也全身酥麻就要射了出来,但他忍着,就伏在她的身上, 抱着她。 怡君泄过精之后,人像死了一样,一动也不动的躺在那里, 志伟就把东西放在她的小穴中也不拔掉,因为志伟还没有泄精。 歇息了一会儿,志伟又开始顶送了,怡君慢慢喘了一口气, 惭渐的又清醒过来,感到志伟又在她的小穴里又在抽插了, 不禁觉得痒痒的味道。 怡君道 「好人,快顶嘛,又痒了 」「那里痒 」「你怎么这么笨, 连这也要问。 」志伟就用起功夫来,连连的抽顶,这时怡君的嫩穴「卜滋, 卜滋 」的在响。 志伟这样连顶带摇的,狂插了一阵,把怡君舒服得身子也摇动了。 怡君叫道 「顶吧 顶的得我好美的 又快出来了 我又要上天了 哗 好舒服, 志伟你真会玩我就快舒服死了 」怡君娇喘嘘嘘地浪叫着, 志伟的背上也跟着酥酥麻麻了 怡君又叫道 「哎呀 美死我了 我的花心要开花了 哼哼 我又流了 」怡君刚一叫流 志伟终于难忍那股激流一股磙热的暖液,对着小穴里直射去。 怡君终于被志伟所得到,一阵满足感令志伟乐得眉飞色舞。